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天津劝业场繁华落幕,全面转向新能源后利润暴增6倍“能源业绩透

天津劝业场繁华落幕,全面转向新能源后利润暴增6倍“能源业绩透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8-19 18:35] [热度:]
html模版天津劝业场繁华落幕,全面转向新能源后利润暴增6倍“能源业绩透视”

劝业场还是那个老牌商场,但津劝业却已不是津劝业,更名后的公司是金开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开新能”,600821SH),不仅业务改头换面,业绩也今非昔比。

近日金开新能发布2021年年报,营业收入增长40.61%,净利润暴增620.56%。原因便是转型后主营的新能源业务盈利状况良好。不仅如此,丢掉劝业场百货这个“包袱”以后,金开新能的销售费用降为0,管理费用有所下降,资产结构也发生了重大变化。

不过,现在的金开新能更像是一家投资平台,对新能源业务的具体经营似乎涉入并不深。2021年金开新能各项数据体现出的人工成本都不高,销售费用为0,总成本中固定资产的折旧与摊销占84.92%的比例,人工成本仅占12.61%。

对于公司经营、财务和现金流量情况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金开新能董秘办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后又发送采访提纲至其邮箱,但截至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回复。

繁华落幕

天津劝业场有近百年历史,它的沧桑,从“劝业”二字便可见一斑。有志之士劝勉同胞“业精于勤”,受此风潮之影响,因取名“劝业场”。

作为老牌商场,劝业场见证过天津十里洋场的繁华,也曾是天津最热闹的地方和标志性建筑。但现在的劝业场,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业态落后,人流稀少,完全没有发挥出和平路“金街”地理位置的优势。

近年来天津劝业场经营可谓惨淡,2017年、2018年、2019年其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2.49亿元、-2.76亿元、-2.28亿元。资产规模不断缩水,总资产从2017年年底的14.64亿元下降至2019年年底的10.84亿元,净资产从2017年年底的5.14亿元下降至2019年年底的1186,凯时国际开户登录.64万元。

由于连续亏损,天津劝业场在2019年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20年8月,天津劝业场置出原有百货零售业务,置入国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开新能源”)100%股权,后者主要经营模式为光伏电站和风电场的开发、投资、建设及运营,主要产品为电力。

自此之后,天津劝业场的主营业务由百货零售变为新能源开发,退市风险警示被撤销,股票简称也从“津劝业”变成“金开新能”。

疯狂扩张新能源

改头换面后,金开新能业绩猛增。

2020年和2021年,金开新能营业收入分别为13.57亿元和19.0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636.73万元和4.06亿元。业绩增长一是因为新能源业务相比百货零售更景气,且发展势头良好,二是因为投资扩张速度较快。

2020年年报中,金开新能称全资子公司国开新能源在河北、宁夏、新疆等地成立了多个区域分公司,光伏发电累计并网容量超过 1.5 吉瓦,包括集中式光伏电站、分布式光伏电站等电站类型;风力发电累计并网容量为 0.35 吉瓦。彼时其项目覆盖东北、西北、华东、华北。

2021年年报中,金开新能称国开新能源在原有宁夏、新疆、华北等区域分公司基础上,进一步优化区域布局,新成立华中、华南分公司。截至 2021 年底,其所属新能源场站核准装机4775兆瓦,同比增加129%。其中光伏电站核准装机 3302兆瓦,风电场核准装机1473兆瓦;实际并网容量为3122兆瓦,同比增长 63%,另外,金开新能在2021年才进入湖北省,当年新取得指标容量排名位列区域前八,超过了深耕多年的多家能源企业。

然而看起来,金开新能更像是一个投资平台。逐渐剥离百货业务后,金开新能各项费用开始下降,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销售费用,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803.4万元、724.13万元、186.84万元,2021年该费用直接降到了0。

金开新能的新能源业务没有产生销售费用,这意味着,金开新能没有聘用销售人员,或者没有销售业务。

而金开新能的投资活动却异常活跃。2021年其投资活动现金流出达101.43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入为40.11亿元,净额为-61.31亿元。与16.81亿元经营现金流入和8.05亿元经营现金流出比起来,投资活动无疑占据着更重要的位置。

资本狂欢?

津劝业资产重组的历程中,能够明显地看到资本的影子。

2017年12月27日,津劝业原控股股东劝华集团与津诚资本签订协议,约定劝华集团将持有的津劝业54,918,156股股份无偿划转至津诚资本。手续办理完毕后,津诚资本成为津劝业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13.19%

为了置入新能源资产,津劝业进行了两步操作:第一步是津劝业以其持有的全部资产和负债,与津诚资本持有的国开新能源35.4%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第二步是津劝业以发行股份方式向交易对方购买资产,包括向津诚资本购买上述重大资产置换的差额部分,以及向国开金融、普罗中欧等股东购买其持有的国开新能源剩余64.6%的股权。

后经多次股票增发,2021年年底金开新能第一大股东是天津金开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2.31%,第二大股东是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持股8.73%,第三大股东是珠海普罗中欧新能源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5%,其他7大股东多为基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投资性主体。

转型之后,金开新能开启了“买买买”模式。2021年11月金开新能披露的重大资产购买报告书显示,其在2021年4月-2021年9月期间购买了9家新能源公司股权,多为光伏或风电企业,花费67.67亿元。

不过其研发费用却“少的可怜”,在技术竞速的新能源领域,金开新能2020年和2021年的研发费用分别为388.35万元和182.59万元。

疯狂扩张的同时,金开新能的固定资产越积越多。2020年年底其固定资产为83.35亿元,2021年年底猛涨至152.54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超过60%。这同时导致固定资产折旧、摊销费用巨大,2021年该笔费用约6.07亿元,占总营业成本的比例为84.92%。

知名注册会计师、资深财税审专家刘志耕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力开发企业的特点是在形成并网发电能力前需要构建大量的固定资产或发生大量需要待摊的大额费用,主要是大量价值昂贵的机器设备、仪表仪器、输电设施及房屋建筑物等,所以,这类企业在正常生产发电后,就需要计提大量折旧并发生大额长期待摊费用,因此,折旧和摊销费用金额较大就在情理之中。”

同时,刘志耕认为只要该企业处于正常生产发电状态,折旧和长期待摊费用就会出现正常的高低变化,最终自然会影响到企业所得税的高低。但不排除一些企业会通过对折旧和大额待摊费用的调节来规避企业所得税。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关键字:博天堂918
下一篇:没有了